校刊栏目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校刊栏目 > 我 的 书 画 情 结

我 的 书 画 情 结

发布时间:2014-12-30 浏览:312次

1949年5月的一天 ,解放大军开进了我老家所在的县城。当天夜里部队全都睡在大街上屋檐下,老百姓一看就知道这支部队与几天前仓皇逃走的国民党兵两样,就纷纷开门出来送茶水。

没过多久,在解放军工作队员的引领下,那些灰头土脸的农民积极分子,像从枯草丛中的嫩草芽,冒出来成立了农民协会。那一年,我在县中学上初一年级。

随后开展的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、斗争恶霸地主和镇压反革命运动中,一贯安分怕事的农民很快提高阶级觉悟,站到了斗争第一线。农民阶级觉悟的提高,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宣传工作的力量。解放军的宣传队员们真能干,白天满大街地写标语、画宣传画,晚上在广场上演出《血泪仇》、《三世仇》、《白毛女 》等歌剧,组织农民上台诉苦......暑假不久我也跟着唱起了“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”、“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”,并一有空就跟在宣传队员后面,看他们写标语、画宣传画,帮他们拎颜料桶,从那时起,我对写美术字和画图画产生了兴趣。

第二年,抗美援朝战争爆发,我参加了校学生会的宣传组,主要任务是写标语、画漫画。在学长的带领下,我们根据宣传资料,画出大张纸的漫画,贴满校园,也贴到大街上。内容有华尔街老板大发战争财,美国总统杜鲁门是战争贩子,南朝鲜伪总统李承晚是美帝的傀儡,侵朝美军司令李微奇狼狈逃窜,中朝人民的大铁锤砸在敌人的脑袋上等等。在强大宣传舆论的鼓动下,有些高年级同学毅然投笔从戎,参军赴朝作战。从那时开始,我做起了书画梦,梦想有一天,能成为画家,整天画画,即使是生活艰苦贫困也心甘情愿。

世事沧桑,天不遂人愿,几十年来我的职业与书画背道而驰。直到1999年,65岁的我走进了杭州市下城区老年大学,开始圆我迟来的书画梦。退休后我带着强烈的求知欲望和浓厚的学习兴趣,在老年大学和谐的学习环境中,认真听讲课,仔细看示范,用功做作业,学中有乐,乐于学习,使我感到写字画画是人生的一大乐趣。书画艺术是中华民族的瑰宝,我们老同志学习书画,也是继承和发扬这一优秀传统,我从古今的优秀书画艺术中受到启发和熏陶,因此学习书画也是一种高尚的修身养生方法。感谢老年大学圆了我的书画梦。

 


花鸟画班  张海山